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保健 > 白领保健 > 职业病 >

佛山市三水区二友饰品材料有限公司尘肺职业

职业病网  2009-01-17 15:56 
关键字
导读:
余朝军、龙正金、张晓舟、刘良贵、杨新、潘寅桂、周仁俊和龙再海8人都是佛山市三水区二友饰品材料有限公司(下称二友公司)员工,因长期在恶劣环境中工作,于今年7月2日被广东
 
余朝军、龙正金、张晓舟、刘良贵、杨新、潘寅桂、周仁俊和龙再海8人都是佛山市三水区二友饰品材料有限公司(下称二友公司)员工,因长期在恶劣环境中工作,于今年7月2日被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首次确诊为一期尘肺职业病。这8名工人中有的从今年2月开始先后停工,停工后再也没领到过工资,公司也不允许他们去医院治疗。这期间他们曾多次与公司领导交涉过,可直到现在都没有结果。

  龙正金的经历

  34岁的龙正金说,他已在二友公司工作4年了,从事磨钻工作。由于车间环境差,经常接触大量粉尘。从去年6月起,龙就感觉呼吸不太正常,胸闷,气短,干活一旦快点,就觉得呼吸困难。

  去年8月1日,龙正金到三水中医院做了X线检查,医生告诉他,他的呼吸困难等病症是由粉尘引起的。从拍片中看,他的双肺布满了粉尘,很有可能是职业病,但中医院没有这方面的鉴定设备,建议他到佛山市职业病防治所检查。

  听到这一消息,龙非常担心,于当天下午赶到佛山市职业病防治所做检查。三天后,医生告诉龙,他的双肺布满粉粒,左肋膈角胸膜增厚,半年后要再来复查一次。龙问医生要不要吃药,医生说吃药没什么用,上班时要注意戴口罩。

  回到单位后,龙正金继续在磨钻车间上班,他感觉气喘、胸闷等症状越来越严重。2004年2月,他到佛山市职业病防治所做复查,他的同事刘政建也一同做了检查。复查后医生告诉他们,二人的胸痛、气喘与粉尘有关,但要经过三水区卫生监督部门去公司检查,拿到公司生产的材料后,才能作下一步诊断结果。

  今年2月18日,三水卫生监督所到二友公司,对其生产车间等场所进行检查。当天,卫生监督所要求公司老板马上让龙正金和刘政建停工,不能再接触粉尘车间,或换到其它没有粉尘的工种上班。

  龙正金停工后,公司没有再发工资。身无分文的他,找老板要工资,老板说要等到他病因检查结果出来后,才发工资给他。

  4月5日,他一个人跑到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做检查。3天后,医生告诉他双肺纹理稍多,又建议他半年再复查。就这样查来查去,医生们还是没有给他的病症下个确切结论。

  龙正金的职业病同事们

  就在龙正金来回检查的过程中,又有几位同事出现了跟他同样的症状。

  在这期间,三水区卫生监督部门先后几次到二友公司检查。其中在4月中旬,三水区疾病防治所二友职工做了一规模较大的身体检查。当时二友公司7个磨钻车间的700多人中,有200多名工人被抽检,其中有26名被疑似为尘肺职业病。公司将这26名疑似尘肺职业病者送到佛山市职业病防治所作进一步检查。结果发现,26名疑似者中,有10人情况严重。

  5月10日,10名严重者被送到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再做检查。结果显示,其中8人被诊断为一期尘肺职业病,也就是该文开头提到的那8名员工,另外两名要在半年后复查。

  刘良贵、张晓舟两人都是来自四川的打工仔,2000年9月一起进二友公司工作,他俩都被确诊为尘肺职业病。据风两人介绍,二友公司是于1999年新开的私人企业,当初该公司老板为了谋取利益、降低成本、节约开支,防毒、防尘、防噪音等劳动生产防护用品都没有发给公司员工,公司生产车间的粉尘、噪音等,都没有达到国家安全生产所规定的标准和要求,有些甚至严重超标。

  他们所在的磨钻车间工作条件非常差,车间内粉尘四处飞扬,噪音很大。老板为了不让外面看到车间内的情况,将车间窗户堵得密不透,在车间里工作又闷又热。常年工作在粉尘飘扬的环境中,老板甚至舍不得给员工发口罩。从去年底才开始发口罩,但数量不多,一个小组40多人,只有20个左右。有时小组组长想多领些口罩,却被公司老板骂。事实上发的口罩质量很差,很薄,即使戴了也没多大作用,下班后脱掉口罩,嘴巴、鼻子里照样是黑乎乎的。

  自从今年2月开始有员工发现染上粉尘肺病,公司才规定上班一定要戴口罩。

  “我们怎么办呢?”

  刘、张两人还称,自公司发现26名员工有疑似职业病,有关部门曾要求公司将这部分员工调离原来的工种或休养治疗,但公司老板并没有听从。刘良贵由于承受不了原来的工作,于4月8日至5月22日自行停工休养了44天。5月23日到公司上班,但还是被安排在原来的第六车间,还是磨钻粉尘车间。7月初,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刘得了职业病,由于身体原因,刘有时上班,有时病休,但公司对病休期间的工资一律不发。

  另一个二友员工邱万新虽然没有被诊断为粉尘职业病,但被确诊为疑似职业病,他先后到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、广州第12人民医院和广东省职业病防治医院检查,但这些医院都要求他回公司,提供他个人的相关资料,但他几次要求公司为他检查出示相关材料,都被公司拒绝。

  邱称,公司之所以不提供相关资料,是怕再被检查几个职业病出来,因为现在公司已有8名被确诊为职业病,如果超过10名职业病患者,根据国家职业病有关规定,属于严重事故,公司要被停工整治。

  二友公司拒绝接受采访

  就是在采访完上面几位职业病患者和疑似职业病者的9月10日,记者前往二友公司采访。记者在该公司拍照时,遭到公司保安和老板的儿子陈伟明的强力阻拦。记者随后致电给公司老板陈华,陈华回答说,有关公司员工得职业病一事已交由劳动部门处理,公司不作回答。

  当记者就该公司员工反映的情况,要求公司领导作出解释时,陈伟明称一切都按照法律程序办,要采访另约时间,现在拒绝回答问题。随后便吩咐保安将记者请出公司。

  9月13日下午,记者突然接到老板儿子陈伟明的电话,说有些材料要给记者看,并约记者当天傍晚见面,就公司员工反映的情况当面做些说明。

  见面时,陈还带来了厂长吴永红和一位办公室人员。据吴厂长说,自从发现职业病后,公司为得了职业病的员工另外安排了一些轻松的工作,但这几位员工不愿意上班,要求治疗,公司也送他们去医院看病,根本不是员工们所反映的那样。而工资发给他们不要,嫌少(据龙正金等人说,公司只给他们400多元的最低生活费)。在他们没钱用时公司都借钱给他们,到医院检查、拿药的医疗费都是公司出的。

  在公司出示的证据中,有公司得了职业病的员工在三水区疾病防治所拿药的药费收据,从100元到300元不等,其中最多的一单是余朝军住院治疗费8000多元。除此之外还有几位员工的借款单据。

  劳动部门:职业病患者工资由企业负责

  记者于9月22日采访了佛山市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医疗科杜科长。据杜长介绍,是否职业病,首先要由有关职业病的专门医疗机构鉴定,并将相关材料报送到劳动行政机构进行工伤人证和劳动能力鉴定,再根据鉴定结果,按照国家规定的《职工工伤与职业病残疾程度鉴定》划分等级。如参加保险者,医疗费用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支付;没有参加保险者,则由所在的企业负责支付有关医疗费用。

  至于被诊断为职业病的患者,其每月工资待遇按被确定为职业病之前的12个月的平均工资计算,这要由企业负责。

  背景

  生活在危险边缘

  记者从佛山市职业病防治所了解到,目前,职业危害对劳动者健康的威胁普遍存在,职业病防治工作形势严峻。

  不少工人接触有毒有害物质

  佛山市职业病防治所所长卢厚汉介绍说,佛山市存在职业危害的行业主要有陶瓷、水泥、制鞋、玩具、塑料、铝材、家具、皮革制品、纺织服装、化工电镀、照明电器和五金家电等行业。引起职业危害主要因素有粉尘、噪声、苯、甲苯和放射性物质等50多种。

  据了解,佛山市每年因化学性毒物(苯类、三氯乙烯、三氯甲烷、汞、铅等)引起的急慢性职业中毒多宗,中毒或吸收人数以百为计。噪声引起的听力损伤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职业危害问题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佛山市接触噪声引起听力损伤率达39%.1998年至2002年的5年时间里,佛山市一共发生职业中毒事故39宗,中毒人数238人。造成佛山市职业中毒的主要因素是苯及其化合物、砷化氢、铅和汞等因素。

  高危人群缺乏自我保护意识

  卢厚汉说,造成职业病的原因多种多样,最主要的是企业经营者的职业病防护措施和意识跟不上,以及劳动者自我保护意识不强。

  企业法制意识淡薄和员工对职业病的防护意识亟待加强。有的企业仅有简单的通风排毒设施,其通风效果达不到卫生要求;有毒有害车间没有与其他车间分开;使用有毒物品的作业场所的岗位没有警示标识,使用的粘胶剂和有机溶剂没有中文标识。少数企业既未定期组织员工进行职业性健康检查,也未对有毒有害作业场所进行定期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。

  有些企业的员工职业病防护知识缺乏,自我保护意识差,未按规定使用个人防护用品。职业病防治所工作人员到部分工厂抽查时发现,有的工厂给工人发放了个人防护用品但工人却不愿意使用。一次他们在一家强噪音的工厂里检查时发现工人没有按要求戴耳塞,一问才知道,是工人自己嫌麻烦所以不戴,长期在这种噪音超标的环境下工作,又不注意防护听力怎能不受损害?

  据了解,目前佛山有尘肺病人148人(顺德除外),其中一期尘肺69人、二期尘肺51人、三期尘肺28人,疑似尘肺224人。与尘肺病人打了20余年交道的佛山市职业病防治所健康监护科主任彭东生介绍说,在职业健康检查过程中,一旦发现劳动者的健康存在问题,他们就会及时通知其单位领导和本人,但患者本人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及时治疗,反而延误了病情十分令人痛心。

  职业病监控压力大

  据了解,职业病防治所对尘肺病人建立了档案,但由于人力、物力等方面的限制,根本无法对病人进行追踪管理,加上病人比较分散也增加了管理的难度。目前职业病方面的防治机构少、人力、物力都缺乏,也使职业病的控制、防治、消除难度加大。以佛山市职业病防治所为例,连临时工包括在内仅50余人,却要承担城区范围内4000多家企业的职业病防治工作。这些企业规模大小不一,100人以上的企业就有近千家。企业的规模大小不一、企业主的思想观念各有不同,也极大的影响了监管结果。

  有关负责人介绍说,如果用人单位配合,以目前的人手对这近千家上规模的单位进行监控是勉强够的。然而现实情况是仅有100余家企业是与职防所保持长期的联系,每年会对新进厂的职工进行体检。该所为了方便一些外来工进行职业体检,在张槎设了一个工作站,每天都派10多名工作人员为他们体检。在离单位10多公里的地方设站,同时要抽调相当人力,这项工作方便了工人,却加大了职防所工作人员的劳动强度。


  •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 查看所有评论
  • 表情:
  • 评论:
  • 匿名发表 登录 | 注册
  • 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